音乐杂食动物自留地。

独立唱作人。去年推过他的《丢手绢》《Adnegvliel Song》

这首我挺喜欢,看到有人说“熊猫不夜城 啤酒吉他 黄银杏 粉子筒条万 吃碰叫听不合眼”太具象,但本来就是这样。没有踩的意思,不过个人也觉得这比赵雷的《成都》更成都一点。

其实聂禹的声线完全不是我的菜,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又觉得还不错。他的专里面我最喜欢这张,可能受众面比较小,专辑众筹的效益很不怎样,时间还剩两个月,要是有喜欢的朋友可以顺手支持一波,随意就好→ 众筹链接。顺手歌词。


玉林南街二号 - 聂禹

(胖娃胖嘟嘟,骑马上成都)

(成都又好耍,胖娃骑白马)

(白马跳得高,胖娃耍关刀)

(关刀耍得圆,胖娃滚铜圆)

(铜圆滚得远,胖娃跟倒撵)

(撵又撵不上,白白跑一趟)

 

斑驳的早晚 陈旧或新鲜

回忆推远

整条街 随路灯黯淡

南方的南边 南门的南街

玉林小区 抱着日夜

陪人们 来回 重叠

宽容或怀念 今夜又该遗忘谁

熊猫不夜城 啤酒吉他 黄银杏

粉子筒条万 吃碰叫听不合眼

这世界若然温暖 海水淹没了火焰

夕阳拉下帷幕的瞬间 云朵飘落玉林南街

告别棉花(般)年轻岁月 我的影子倾了又斜

身影重复消逝的逗留 只有时间会带我走

成都某个十字路口 还留着我简单的梦

 

交错的路人 正反着纵横

脸上的快乐 分明把冷漠反衬

龙门八卦阵 每天都听闻

不必在意是夸张 是假还是真

宽容或怀念 今夜又该遗忘谁

熊猫锦官城 啤酒吉他 黄银杏

粉子筒条万 吃碰叫听不合眼

这世界若然温暖 海水淹没了火焰

夕阳拉下帷幕的瞬间 云朵飘落玉兰南街

告别棉花年轻岁月 我的影子倾了又斜

身影重复消逝的逗留 只有时间会带我走

成都某个十字路口 还留着我简单的梦

HO HO HO HO HO HO HO

夕阳拉下帷幕的瞬间 云朵飘落玉林南街

告别棉花(般)的年轻岁月 我的影子倾了又斜

身影重复消逝的逗留 只有时间会带我走

成都某个十字路口 还留着我简单的梦

HO HO HO HO HO HO HO

评论
热度(1)
©Poldis xxx
Powered by LOFTER